10609  期
2017-09-20 發行

« 回本期電子報

Q&A:簡報的鄙視鏈

學習簡報到了某個檻棧,通常會開始思索、著迷於某個問題:「投影片到底重不重要」,有人說很重要,因為可以透過它來加深視覺印象,強化你的觀點與說服力;也有人說投影片不重要,重點在於你的論點跟結構。
我一直找不到一個可以讓我自己信服的解釋與邏輯。直到最近,我從某本哲學書的對話上,找到了答案。哲人問:「財富到底重不重要?」如果你說重要,再反問你:「那自由呢?」你猶豫了,「自由吧...,或許比財富重要。」「那麼,如果實踐理念需要犧牲自由呢?」
雖然說每個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是由自己定義,但依舊形成一種人生價值的鄙視鏈:理念信奉者鄙視愛好自由者、愛好自由者鄙視追逐金錢者、追逐金錢者鄙視奉公守法者,這條鄙視鏈可以一直延伸下去。
我們回頭來看看也是一樣的:「投影片到底重不重要?」、「比起投影片,內容架構是否更重要?」、「好內容,但口語表達差勁呢?」、「口語表達跟邏輯數據比起來呢?」、「邏輯數據跟品牌名聲哪個比較重要?」
我們發現,其實「簡報」也存在著鄙視鏈:全能演說家鄙視口條流利者、口條流利者鄙視投影片高手、投影片高手鄙視靠品牌撐腰者、靠品牌撐腰者鄙視只懂專業不懂溝通者。很奇妙,但它就是存在。我理解到,與其問別人「投影片到底重不重要?」真正應該思考的是三個問題:
 
一、確認投影片在演講中扮演的角色:我是在教學講課?個人演講?還是專案報告?投影片所佔比例均不同。
二、清楚理解什麼叫做精湛的投影片:你的投影片可曾鼓舞人心?令人心碎?以致最終刻蝕到觀眾記憶深處?
三、明白自己在簡報修煉的哪個階段:初學者?進階者?專業者?登峰造極者?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學習策略與路徑。
 
我覺得投影片技巧的最高境界:
「你可以驚濤駭浪,也可以涓涓細流,甚至靜如湖面。但即使靜如湖面,也能讓湖底的暗潮洶湧吞噬觀眾的情緒。」
這真的很難,任何事情要做到極致都是。

【 問題一:確認投影片在演講中扮演的角色 】

為什麼我熬夜做了這麼棒的投影片,卻依然沒有人想聽我上課?
我們常看到,在一場2~3小時的教育講習中,講者用一張張的投影片平鋪直敘講授所有內容。  是從頭到尾……,講師一直講,彷彿自言自語,然後觀眾就心不在焉、滑手機或睡著了。講師總會感嘆學員「缺乏學習動機、學習態度堪憂...」,學員也很無辜「我真的聽到想睡覺、我無法跟上講師的節奏」。
誰的問題?
我曾提過學習這件事情,從來都是「自己想辦法教會自己」,若一個人沒有想「學」,你硬「教」給他太多東西也沒有用,但這句話是身為「學員」時用的,今天如果角色換成「講者」,卻只會把問題怪到觀眾身上,把這句話當作自我安慰,便會陷入一個困境:「你永遠不覺得該去提升授課技巧、永遠用賭爛的心情面對不買你帳的學員們」。
但這還不是最恐怖的,更恐怖的是如果今天這份投影片,還是講者花很多時間心力去做的,上面困境的挫折感會翻倍,然後陷入更深的低潮:「為什麼我熬夜做了這麼棒的投影片,卻依然沒有人想聽我上課?」
問題就在,沒有搞清楚投影片在授課中扮授課中扮演的角色。不是把投影片做完做漂亮做精緻就代表認真備課了!投影片若用在「授課教學」,只不過是一種輔助教學的工具,良好的簡報技巧(講述法)只是其中一部分,更重要的是教學設計與教學方法,但太多人把投影片當成了授課教學的全部。唯一聊以安慰的,大概是下課後,會有學員過來:「老師,剛剛上課的投影片可以借我摳一下嗎?」
我的簡報老師王永福-福哥在《上台的技術》書中,有分別將授課、簡報與個人演講的差異,做了精闢分析:
「授課著重學習成效、簡報要能說服人、演講手法安排可多元,這三者在時間、場合、觀眾、技巧是有差異的。」
這段話,我一直奉為圭臬,分享給大家。

【 問題二:清楚理解什麼叫做精湛的投影片 】

市面上投影片設計的書多如牛毛,完整解析色彩、版面、文字、圖表、圖片、扁平化等各類概念及該避免的地雷。網路上的資源更豐富,youtube展示大量精彩演講,你也可以輕易搜尋到各種第一流的投影片設計作品。
如果要鑽研「投影片設計」技巧,第一步最簡單有效的方法:看懂各種概念、觀摩大量作品、實際動手製作。連續一年,你不僅能清楚品味投影片的好壞,製作能力也將達到高水平,但接著,你會開始遇到瓶頸,除了技巧面很難再有所突破外,因為隨著學習資源的豐富與容易取得,投影片高手們一個個出現且身懷絕技。因此持續進步的第二步,便是與眾高手們切磋交流、華山論劍。
但是投影片設計技巧的鑽研,終究會再次頂到那塊透明的天花板。在這個階段的人,對投影片的認知與技能,已能達到「精湛」。
絕大多數人透過努力,都能走到這一步。
第三步呢?
不是再奮力往前踏,第三步是「回歸初心」。
禪學大師鈴木大拙對於劍術的看法:「劍術的第一個原則就是不依賴技巧,大部分劍客把技巧看得太過重要,有時候反而把技巧當成他們主要的目標」,那麼「回歸初心」指的是把投影片回歸極簡、或放棄投影片的技巧或存在性嗎?
並不是。
若只是執著於極簡或放棄使用投影片,依然只是停留在投影片的形式層次,是從觀眾角度所看到的形式。
其實,不管是極簡或是放棄,都是回歸初心的其中一種結果,而不是最終的目標。我對投影片「回歸初心」的看法是:「能不能讓投影片超越投影片?
「超越」這個詞怎麼看都似乎與「回歸初心」的直覺相反,為什麼超越是回歸初心呢?關鍵在於超越的是「系統」,而非「對手」。也就是在不受投影片軟體既成的限制,超越投影片預設、預期的功能,回歸溝通與敘事的初心。
舉例來說,
 
--能不能突破投影片一張張的限制,讓整份簡報變成電影敘事般行雲流水的「景(scene)」?
--能不能超越認為投影片只是輔助的定見,透過視覺濾鏡調配情緒濃度、突顯情感拉扯,以營造出口語、文字無法表達的獨特心境?
--能不能擺脫投影片預設動畫的老套,將物件、圖文、影片、音效,細心組合與安排,將原本可能只是想像的畫面超擬真?
 
我相信能超越的,遠遠不只這些,當然並非每個人都需要走到這一步。《簡報禪》作者Gary:「如果要真的超越,參考學習的就不能再只是跟『投影片設計』有關的書,或是教你『簡報技巧』之類的書。而是去嘗試各種透過影像來有效說故事的方法。」
將一件事謹記在心:「不管未來投影片軟體的技術有多麼令人驚艷、不管增加了多少功能和特效,靈魂核心從來不曾改變過。」
 
唯有初心,超越技術。

【 問題三:明白自己在簡報修煉的哪一個階段 】

如何判斷自己簡報修煉所處的階段?判斷方式有二:
一、是看你能站上多大舞台?
二、是看你能擁有多少聽眾?
先有知名度者(演藝人員、政治人物、成功人士)會是這個原則的例外,但其餘普遍確實如此。
 
# 修練階段一
職涯初期,職場溝通及業務能力都還在培養中,如果有簡報的機會,通常都是在所屬的科室中報告自己的工作進度或業務成果。
在這樣的情況下,內容架構大概沒有太多能自行額外發揮的地方,更別談什麼理念與夢想了,因為理念的前提其實是看得夠多、夠深。
這個階段,可致力把投影片做的精緻美觀,並透過反覆練習,能流暢地口語表達。大家必定能感受到你為了一次報告所付出的努力與重視。
 
# 修練階段二
隨著投影片製作技巧的精進,有更大的機會能提升溝通對象的層級,可能從所屬科室進階到要跟部門主管們溝通。
這時候會陸續開始面臨一些目標設定、擬定策略、部門協調的問題,這會倒逼你去做幾件事:  
  一、深化你對這個產業的知識。
  二、從溝通的對象反思簡報的架構及策略。
  三、從更高的角度、更高的視野思考問題。
 
投影片畫面風格如能去蕪存菁洗鍊將是一次成功轉型,也因為你的投影片製作技巧已相當熟練,在簡報準備過程中,可以投注更多時間精力把上面這三件事做好。
 
# 修練階段三
持續修煉後,你會開始面臨「表達風格」的形塑,也就是你的投影片能力、對某領域的認知與專業以及表達方式所形成的個人風格。 
在這個階段,你可能跟各領域的專業人士或一般民眾溝通,將專業與經驗輸出分享;你可能代表機關或是代表你自己,簡報目的也從將一件事情說明清楚進階到能去說服、談判、爭取資源、影響他人行動或信念。投影片的部分,則是在前一階段的基礎下,更增添個人色彩。
 
至於大人物或領袖的演講,與其說是演講技術,不如說是氣魄問題。中國比特幣首富李笑來曾說:「你有能力理解多少人,就最多能擁有多少聽眾。」
能站上多大舞台、能擁有多少聽眾,真實反映你簡報修煉所處的階段。